陵衍平陆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借梗。
——————————
“别躲了,本大爷知道你在那儿,虽然看不见。”基尔伯特向着空气抬手,叹了口气。
“在重症病房醒来,腐烂刻意压制的喜悦,床头的车祸报告单,以及断了两天的日记,想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基尔伯特耸肩,“当时还感觉病房里总多了一个人却被怀疑脑震荡没好,现在看来本大爷的直觉就是准。”
“别问本大爷怎么发现你的。以前除了本大爷你对于其他人来说不就一直是透明的么?”
“然后?然后眉毛偶然提起这个魔法,机智的本大爷就去翻日记了。果然是忘掉了什么。”
“这样很危险的啊,那时候把你推开不就是担心你么?本大爷真的不希望牺牲你。”
“好了,快点回来吧,马修·威廉姆斯。”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