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云收

【普加】本大爷捕捉到了一只无头骑士!

*私设很多,ooc有,尽是瞎扯。
*本来是万圣节贺文的……emmm将就着看看吧。

1L
RT
羡慕吧。

6L
对对对,是真的,本大爷运气就是这么好。

10L
楼上不信的你过来,有图。
【图】

14L
不是,是合照。本大爷是血族嘛,普通照相机拍不到。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给手机摄像头升级啊(`へ´)=3
另,别吸了,你们不可能比本大爷欧的。

21L
吸血鬼怎么啦?不就是近几年烂大街了嘛?想当年也是稀有物种好不好?你们这是种族歧视!!!(╯‵□′)╯︵┴─┴
不给欧气!不给!!!

27L
怎么捕捉到的?本大爷说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你们信不信啊?
真事儿,就今天晚上,下着雨嘛,血族不能碰水的,没法儿出门就只好待家里了,结果正好碰上个无头骑士来借宿。一身盔甲严严实实的,给雨淋湿了生锈怎么办,本大爷就放进来了。
都怪你们,一想到今年要不到糖就好气,等会儿去问他有没有带糖。

33L
说得好像你万圣节不吃糖一样。

38L
问了,感谢楼上毒奶,没糖。不过想想也是,他穿成这样哪有口袋放糖啊。
所以这账记在楼上头上:)

43L
你们还要细节啊?第一次见面我也不清楚啊。怎么说呢,把别人当研究对象这事儿……很尴尬。

47L
本大爷都说了血族也是有过巅峰时代的!不仅数量比无头骑士少,名气也大得多!
不对,这有什么好比的。
扯远了,回来。刚刚问到他叫马修,姓氏就省了,性格挺好的,可惜没有头……
看看能不能多问点出来,好吧本大爷确实也有点好奇。

50L
差不多,本大爷是二代种,刚刚诞生那会儿确实是血族的鼎盛时期。
所以说本大爷欧嘛,这些都是你们根本遇不到的੭ ᐕ)੭*⁾⁾

52L
别!放下你举报的手!我们接着聊马修!

63L
本大爷在暗中观察他的盔甲:)
佩剑应该能推断出身份的,这么看来大概是不列颠时期?
该不会活得比本大爷还久吧……不行,得问问。

67L
和他开始聊天了,弧一会。

86L
聊完觉得他人挺好,温柔贤惠而且很耐心,有点腼腆吧就是……
佩剑不是他自己的,他因为要出门所以向亲戚借了一柄。顺便一提,他亲戚是只妖精,住湖里的那种。不过本大爷不是很喜欢妖精……认识一个,厨艺糟糕透了,好在血族不能吃普通食物,不然本大爷不知道得重生多少次。所以不死性就这点不好,有时候生不如死真的。
但是这样一来关系就很诡异了,什么样的无头骑士会有一个妖精亲戚啊?

100L
占楼!
回答一下问题吧。
1.血族是不能吃东西没错,糖也不行,但是你们消化了之后血液里的糖分会上升。问这种问题的一看就是人类基础生物学没学好。
2.
认识一只住湖上小岛的妖精,朋友圈里还包括九尾狐、天狗、巫师等等,甚至有一位天使哦:)再次强调一遍,本大爷欧到你们无法想象。
3.
那些说好萌好萌的怎么回事?虽然确实很好没错……

106L
???他从哪儿掏出来的一罐子枫糖浆啊???
糖啊!!!甜味啊!!!
吃东西去了,开心。

123L
不是,让我冷静一下。【惊恐到自称都变了.JPG】
我真傻,真的,我光知道血族不能进食,结果忘了无头骑士没头怎么吃东西啊?
结果他是精灵哦,风属性的那种,怪不得和妖精是亲戚。
重点错!哎……就是……他们风精灵一般形态都是用魔法隐去自己真面目的……本大爷也是第一次见啊哪儿知道那么多……现在乌龙了吧……
好吧虽然也很稀有……就当闪闪的池子里歪出拉二了……

136L
长得好看,特别好看。
他有点近视,不戴眼镜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像是大烟山终年萦绕不散的薄雾。
好看得本大爷都变文艺了(´-ι_-`)

140L
没图,不行。又不是没给你们看过。
不要跟本大爷讲什么魔法打了码不算,我是他房东还是你们是他房东啊。

156L
对,就是不给你们看。

170L
flag倒了很满意吧?呸。
反正你们还是没图,略略略。
老年单身吸血蚊子即将迎来归宿了,什么你说他还不喜欢本大爷?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反正我俩都死不了,来日方长,慢慢追咯。
再见吧单身地狱犬们(*๓´╰╯`๓)♡



end.

【云乔】风雷

//很多私设。

”赵云子龙,他是个自私的骗子。”

时间能改变一切,如今留在小乔印象里和他的初见已经渐渐淡去了,依稀记得那还是个雨夜,她濒死的姐姐将最重要的东西托付给她后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那位蓝甲银盔的佣兵会依照约定护送她去长安见一位能揭开那东西真相的人。

乔府和它最后的继承者在暴风雨里燃起冲天的大火,火光照亮半边建安。其实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大乔的归宿该是静静地沉在某条宽阔的江底化作与泥沙融为一体的白骨,而不是灼烧成炽热的灰烬飘散在火焰卷起的热浪里,更何况这样做无疑是告诉那些垂涎魔道的人他们拥有了掌握逆转乾坤的机会。可是当只有无限的明亮才能掩盖过一盏纸灯的幽光时,美好的愿景永远比不上求生的欲望。

她和他驾只小舟从临近乔府的水路逃离,乔府在她身后熊熊燃烧,眼前是那人放下龙枪撑着船篙一路向前。她轻声问她唯一剩下的人:“我会安然无恙么?”

那人转头凝视她良久,“我保证。”他的眼里还能勉强映见一点远处的火光,小乔从他眼底看见的却是赫赫的风雷。

无论是否和大乔真正交过手,凡是留心过一点江湖的都应该知道沧海之曜的名号。那位乔家的顺位继承人有着无人可及的魔道天赋,她甚至可以无视自然的法则,比如重力,比如潮汐,比如空间。传言里猜测这一切和她从不离手的长灯有关,只是从来没有证实过。可暗地里觊觎这灯的人绝不在少数。现在最强的魔道传承者逝去,能驾驭和守护这秘密的人已经不在了。觊觎这力量的势力纷纷从暗处伸出爪牙来,腥风血雨近在眼前。

但这盏灯到底隐藏了什么呢?小乔拆开纸糊的灯笼时只看见了一只乘着灯的小妖瞪圆了眼睛盯着她。“这就是长明灯的秘密?”赵云也是一脸惊讶。青色的小妖瞪回去:“老娘……你姑奶奶我的名字是青行灯。”乔家浩瀚的藏书里有一本东瀛怪谈,青行灯——那类诞生在百物语终章时的妖怪,会引来现世争端的异物,而今真真实实地出现在眼前。

昼隐于夜,糖隐于盐,生者隐于躯壳,藏青隐于金,幽光隐于长明灯。大乔终其一生隐瞒的是竟危险如这般的妖物。

“要继续护着她么?还是交给世人裁决?”赵云问小乔。他接下的任务是保护小乔,下一步的决定权在小乔手里。

“去长安,那位阴阳师会帮我们。”

从江南到北国,距离可远可近,若是走官道则近,而刻意绕小路则远。火烧乔府的第二天官府正式将二人作为纵火犯通缉,更别提暗影里的势力。龙枪与折扇作为目标委实太明显了,雷电的焦灼味卷袭着风飘散得很远。追兵源源不断,直至长安城郊亦然。

离长安城门开还有一个时辰,城内的规定门未开前守军不得出城。如果他们撑过这个时辰守军便会出城救援,如果没有,他们就将死在这重重包围圈里,青行灯和冥界的真实存在会掀起动乱,世间不复安宁。

东方泛起一线白,铠甲微微地有点反光,于是他们借着那一点光看清了层层水泄不通的敌阵。

“大约一千左右。”赵云将手中的龙枪握得更紧,低声向小乔道。

小乔点点头,折扇在她身后还未旋出,但嘴里吟唱的符文扔在持续。

“别怕,我会保护你。”

“你保证么?”

“直到我死。”

也不记得是哪一方先出手,总之风雷交错间他们身边空出一小圈隔离带。对于双方来说这场战斗都应该速战速决,包围圈缺下去的部分又迅速填补上,而龙枪挥舞的速度渐渐缓了,风的调动也不似先前的迅捷,只有时间还在平稳的流逝。

“长坂坡七进七出,子龙,你退步了。”一个声音从乱军之中传来,战场忽地变得安静,刀剑凛冽的碰撞声猛然停止。人群中让开一条道,另一个扛着长枪的人走进包围圈。

“重言前辈。”赵云回腕收枪,向着韩信的方向微微鞠躬。

“许久不见了。”那人倒是没改他一如既往的骄傲。

“可这不是叙旧的时候。”

“那我们重归正题吧,子龙。你可知自己为何退步?”

“晚辈不知,但请赐教。”

“你坏了规矩。佣兵本该为赏金而战,可她,”韩信的眼神飘向小乔,“你为什么?为情么?”

赵云沉默。他向前几步将小乔挡在身后。这种时候真是庆幸她生得娇小,他才得以护得住她。

“你总不能佑她一辈子……这样吧,我们来比一场,你胜便放你走,若是败了,把长明灯的秘密,她,还有你的命交出来。”

“好。”

“答应得这么快?你从过去就不如我。”韩信冷笑着答道,“她比你的生命更重要?”

“勇者之事,”赵云回望了一眼小乔,他的脸上也是淡淡的笑容,但这笑和韩信冰冷刺骨的笑不一样,温暖得让小乔觉得他们甚至可以撑住,“甚于生死。”

小乔把那只小小的青行灯递给狄仁杰,阴阳师大人看着这只悬浮着的小妖物有些诧异:“虽然不是完全形态,但她的力量也不容小觑。怎么来的?”

“长明灯的真相。”

“原来是这样,从不使用灯油的灯竟是靠妖力维持的。她……你姐姐是从哪里得来的?”

小乔摇摇头,她曾经与姐姐有过一段分别,不清楚她的过往。青行灯哼了一声替她答道:“她以前去过伊势……我在那儿与她相识。”

“原来如此。”阴阳师点点头,又像想起了什么问她,“你一个人带她来的?”

“不是,可是……可是另一个人他死了。”

那时长枪已经贯穿了赵云的身体,而他的最后一击是将龙枪掷向包围圈。蕴含着雷电之力的枪在严密的包围中炸开一道裂缝,佣兵微弱的声音乘风飘来:“走啊……小乔……快走……”

裂缝只持续了瞬息,小乔却已踏风离去。韩信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为赵云又补上一枪,“果然,连命都不要了。”

“可……可她……值得……”赵云的眼到死都盯着一个方向。

小乔没有回头。

乔婉顺利进入长安城,长明灯的下落从此成迷。第二年她重返江东嫁给东吴都督周瑜,借着他铁血的手腕清洗掉黑暗势力,但谁也说不清她究竟是为了正义抑或只是当年为她死的佣兵。没人敢重新提起她浸在血里的那段过往。只有孙尚香偶尔会怀念一下那时佣兵应下大乔的任务时安静沉稳的模样,以及当年佣兵答应带给孙尚香的糖永无音信。小乔会静静听完她的话,只是留下一句“他是个骗子。”然后结束话题,留下孙尚香无可奈何地撇撇嘴。

他难道不是个骗子么?他之所以抛下她只是为了完成他的愿望——无论这到底是为了任务或者爱。他做这一切的时候根本没有问过她的想法,她其实……不想走的。

而且他以为她就一定能逃出去么?万一没有,或者逃出去后再次被擒呢?他的牺牲根本就是无用的,他所做的只是为了满足他那个愚蠢的承诺而已,那个保护她至死的承诺。她甚至怀疑过赵云是讨厌她的,他死是为了彻底摆脱她的纠缠。

最后她终于终止了自己的想象。其实赵云他答应的只有那一个承诺,其他只是她过分生气的臆想而已。

“可是……我还是愿意你骗骗我……”

借梗。
——————————
“别躲了,本大爷知道你在那儿,虽然看不见。”基尔伯特向着空气抬手,叹了口气。
“在重症病房醒来,腐烂刻意压制的喜悦,床头的车祸报告单,以及断了两天的日记,想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基尔伯特耸肩,“当时还感觉病房里总多了一个人却被怀疑脑震荡没好,现在看来本大爷的直觉就是准。”
“别问本大爷怎么发现你的。以前除了本大爷你对于其他人来说不就一直是透明的么?”
“然后?然后眉毛偶然提起这个魔法,机智的本大爷就去翻日记了。果然是忘掉了什么。”
“这样很危险的啊,那时候把你推开不就是担心你么?本大爷真的不希望牺牲你。”
“好了,快点回来吧,马修·威廉姆斯。”

【普加】松雪

    马修第一次见基尔伯特是在他的摄影展上,银白的发色唤醒了他遗失已久的记忆。那年冬天他在加拿大取景,魁北克的针叶林里新雪初停。群山连绵起伏,曲线美好。密林深处静然无风,的雪拥抱大地。落漫雪的松枝承受不住重压而折断,林间回荡着沉闷的响声。雪的冷冽与松的亲切交融在空气中,时间仿佛凝结着。马修没有按下快门,有些景是无法复制的,只能用心灵保存。
    从此以后马修的脑海里多了一个专用文件夹,储存了他与基尔伯特度过的每一帧,也包括那束摆在墓碑旁的矢车菊。

“您的惯用手是左手?”
“啧,被你发现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点,你是怎么知道的?”
“观察,先生。第三行第一个字未干的墨迹有向右的趋势,如果用右手写字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鬼畜的分割线———————

“您的惯用手是左手?”
“啧,被你发现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点,你是怎么知道的?”
“观察,先生。










您不正在写字么?”